鸿雁长飞(师弟,收信了)③

郭得友&丁卯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小甜饼一张
前文戳头像
被结局虐到,发誓不看,临近开学内心无比伤心,一晚上写的,开学前都挂上

  你相不相信这世间有轮回,有往生,前世断掉的姻缘线,今生也可能重新捆绑,一切,都可能会重来。
丁卯是在一阵吵闹声中被吵醒的,生气的把头重新埋回被子里只留下一缕小卷毛,准备睡个回笼觉,可偏偏有人不让他顺心。楼梯上传来咚咚的上楼声,紧接着是一阵敲门声,此刻丁卯用还没睡醒的脑袋都能相处是谁,不管他,翻了个身继续睡,门外那位却好不解风情,“师弟~丁卯~”一声声传来,丁卯忍无可忍,跳下床,啪的一下把门打开,门外的那位愣了一下,抢过门把手把门关住“小祖宗,这么冷的天,你咋穿这么少出来了,你要是感冒了,难受的还有你师哥啊。”丁卯瞪了他一眼“是谁一大早在这里乱叫。”郭得友看着小祖宗撅着的嘴角,控制住自己想要摸上去的手“小祖宗,怪我,怪我,你忘了今个儿年三十,你昨天答应要给我做肘子的。”说着帮猛坐起来的丁卯塞了一下被子,“还有你也要吃早饭了,要不饿着了师哥心疼。”丁卯捂住微微发红的脸颊,将坐到床边的郭得友踹到一边“都怪你昨晚,小影会笑话我的。”郭得友看着脸红撒娇的小师弟,心里一阵暗爽,那是小爷我可是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咳咳。哄着师弟穿完衣服,楼下的顾影带着嘲笑的看着郭得友,一把拉过丁卯“小卯,跟我说郭二哥是不是欺负你了,我替你教训他。”丁卯的脸瞬间涨红,推开郭得友走向厨房。顾影回头冲郭得友得意的一笑,跑向厨房,开玩笑~有便宜不占穷酸样。郭得友看着两人,露出笑容,真好,你们回来了。
   龙王庙的饭桌上总是在一片欢笑声中度过的,吃过早饭,郭得友就借口买食材拉着丁卯上街,留下顾影一个人咋咋呼呼。旧历新年在老天津卫可以说是头等大事了,为了这年夜饭各家媳妇都上街开始做最后的准备,早先早已置办好年货,今天上街的多是为了玩的,老天津人爱热闹是出了名的,大年三十街上照样是人来人往样样不缺。郭得友拉着丁卯在人群中穿来穿去,丁卯觉的不自在,甩了甩郭得友得手,郭二哥看了看要炸毛的小奶猫,攥了攥他的手,贴到他的耳边“小少爷,你怕什么,全天津都知道你是我小河神的人。”丁卯的脸变得通红,甩开郭得友的手,得,这下真炸毛了,郭二哥的追妻路还很长啊哦。
   郭得友在人群中扫来扫去,终于在一个卖糖人摊前找到了自家小少爷,走过去将钱往那一抛“来两个”卖糖人的利落的摆弄起来,老天津的手艺那绝对是响当当的,不一会两个小人就捏好了,丁卯看着小郭得友头上像模像样的脏辫哈哈大笑了起来,郭得友一看自家媳妇笑了也跟着乐了起来,到底还是拉起了自家媳妇的小手,乐呵呵的走起来。丁卯到是没心思管郭得友的小动作,眼睛盯着面前的糖人研究起来,想吃又舍不得。郭得友看着自家媳妇为难的样子拉拉他的手“怎么招,小少爷这是舍不得吃我,也是,你师哥我怎么也是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小少爷既然不舍得吃糖人那师哥我只好委屈一下让师弟咬一口了。”丁卯听着他这些胡话,转身就走反正他那位超凡绝伦的人中龙凤会追上来,果然,郭得友看小师弟生气了在心里给自己两耳刮子,自己这嘴,师弟好不容易来了,自己怎么总是惹他生气呢。丁卯回头看见自家那一脸自责的师哥,心里早就舍不得了“师哥,我不生气,你别自责。”郭得友觉得自家师弟真是越来越懂事了,又高高兴兴的牵着自家师弟乱逛了“师弟,你吃吧,师哥带你去找泥人张捏俩更像的。”丁卯看着自家好像只有三岁的师哥也跟着笑起来。

相信我可以甜回来的
tbc

评论
热度(17)
© cjyly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