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百年

[芙蕖独白]

突然想写这段文字给那个如芙蕖花般的女子
给那个在昆仑的女子

  今年昆仑又下起了大雪,大雪整整下了三日将天地之间染成一片白色,从那人走后昆仑的雪一年比一年大,似乎是上天也在可怜那位为苍生而死的少年英雄,让整个天下为他身披缟素。
  从记事开始我便一直在昆仑,看着大师兄、二师兄、屠苏他们一个个来到昆仑,又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个离我而去,终于昆仑又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这一生与天墉与昆仑再也无法分开,我将永远待在这个承载着我一生幸福欢乐痛苦的地方,怀念着那些人那些事。即使百年以后,即使沧海桑田,这世间终还会有一个人记得曾经的陵越,记得曾经的百里屠苏,记得那时的我们,哪怕这留给我的将会是一生的孤独,我也甘愿承受。
  记得那时大师兄曾经对我说,这世间终究是要讲究缘分,若无缘分即使一生纠缠也没用,可惜那时的我年少竟没有听懂师兄的话,更无法看懂他眼底的悲伤。缘分这词当真奇妙,当真心狠!他来时不管身在何处都能让两个人相遇,他若走无论两个人多么相爱也会被硬硬拆散。修道之人本就应该断绝情爱又怎么能相信缘分一词,师兄也许从一开始就错了,可我,不也是一样吗。修仙问道,如果到头连自己心仪之人都不在身边,如果非要断绝情爱,那得道长生便是上苍给予的最大诅咒。多年过去,芙蕖于道法,于情爱,终究还是没能参透,仍然期望着能守着昆仑的一片白雪,一方净土,等着他们的归来。

今天突然有感触屠苏跟师兄走后的昆仑,如果只剩师妹一个人该是何等的凄凉,何等的令人心疼,于是写下了这段文字,可是自己文笔渣,没有办法将师妹对感情,对过往的珍惜写出来。
可能会有苏苏跟师兄的独白,从2014年到今天对越苏对霆峰的爱从未改变,曾经无数次幻想也许真的存在平行空间那里的苏苏跟师兄没有经历分离只有彼此,仗剑天涯,何等快活。

评论
热度(14)
© cjylyj | Powered by LOFTER